Posted on 0 comments

国际赌博集团紧盯中国足球 编织利益网(图)

对中国足球而言,国际赌博集团已经编织了一道利益网,要彻底根治足坛黑幕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任杰的反赌球联盟已经成立三年多,但向他“哭球”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被称为“中国反赌球第一人”的他,感叹着反赌球的工作实际收效甚微。

11月6日,中国足协通过其官方网站表态:支持抓赌打假行动,促进足球健康发展。中国足协的表态,证明了司法介入足坛扫黑反赌,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呼唤,而是一种活生生的事实。

最近十几年来,国家对足球投入了巨大的财力与物力,请洋教练、请外援、派年轻球员留学,但这些都没有对中国足球的病根对症下药。相反,“庄家”、“盘口”、“赔率”、“水位”成为了中国足球的关键词。

人口庞大,尚未开放赌博业的中国在国际赌博集团看来,简直就是一座金矿。欧洲、东南亚等国际赌博集团纷纷瞄准大陆市场,通过赌球网站或发展庄家等方式,紧盯中国足球。

第一次知道赌球黑幕,任杰还是有些难以置信。2003年初,已经输得倾家荡产的他,决定拿出3万块钱赌一场甲A比赛,“但庄家却劝我不要再赌了。”

任杰回忆说,那场比赛在一支夺冠热门球队与另一支降级球队之间进行,任杰身边的很多赌友都押了强队,认为获胜志在必得,“因为这是一场没有理由不赢的比赛!”但多年相处的庄家却告诉任杰,“这次赌你一样会输,但你输了我不要你3万,只要你1万。”比赛还没开始,庄家就信誓旦旦地让任杰准备好1万块钱。结果,庄家预言成真,这场比赛爆了个大冷门。

事后庄家说:“这些年来,你输得这么惨,所以我这次只是想告诉你一些道理。”看到任杰还是半信半疑,意甲庄家又指定接下来四场比赛让任杰投注,但每回只让他投1000元作试验。“没想到四场比赛的结果和庄家预言的一样”,任杰说:“我不敢相信,从此我碰都不敢碰中国足球了。”

庄家的这一记闷棍总算打醒了任杰扳本的幻想,而此时,他的家底已然输光,连房子和车子都抵押了出去。2006年,任杰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哭球,一个赌球者的自白》,他希望用自己的经历警告那些深陷赌瘾、难以自拔的赌徒们。

任杰决定竖起反赌球的大旗——成立反赌球联盟会,他在北京开了一家名为“哭球”的餐厅,菜谱都以“黑哨”、“假球”命名,一些赌客和服务员在此交流戒赌的经验。

像任杰接触的庄家一般就是赌博集团发展的“代理商”,其主要目的是发展赌球“业务”。赌球公司一般采取层层代理抽取利润的方式运营,“基层代理商不仅肩负着发展客户的职责,更重要的是还要追讨赌债,于是赌球公司的代理商不可避免地与地下组织结合在一起。”任杰说。

目前,很多跨国赌博集团都在中国发展其代理商,这些代理商继续发展下线,形成一个庞大的赌博网络,“一级一级的庄家和散户如同传销的上线与下线,这群人一般都是朋友或者朋友介绍认识,并像滚雪球一样发展壮大,由于之间属于口耳相传的直接关系,对于资金的信用度成为人们衡量的首要标准,这保证了地下赌球的顺利进行。庄家开盘后,赌民通过电话等联络方式到庄家那里投注,比赛结束后根据赛果进行上门交收。”

任杰说,“不仅国外赌博集团,国内很多庄家都学着按境外赌博集团的模式来操盘。”

在赌博公司和庄家共同编织的庞大网络中,代理人与足球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各种渠道物色各种人操控比赛

“不仅是输得倾家荡产的赌徒,足球圈的很多人都会找到我,还有一家俱乐部的替补队员用公用电话打给我,‘老大把整个球队都卖了,我该怎么办’。”接触越多,也让任杰了解更多的足坛黑幕。

有一位为地下球庄打工的杨君曾对任杰披露了一些他所了解的国内联赛赌球的黑幕一角。意甲“进了球庄,我才知道决定比赛结果的,不仅仅有双方实力的差距,更有许多不能见光的幕后黑手。”杨君说。

杨君介绍,每次比赛开始前,庄家都会开出一个赔率以方便赌球的人下注。两边的赔率合计大约为185元,在正常情况下一个方向最少为0.80元(当你投入100元,如果猜中后你连本可得到180元),另一个方向的赔率就为1.05(你投100元,猜中后可以获得105元),庄家尽量让双方的赌注持平,他的利润则靠抽取中间15%的提成。

“一场正常的比赛,如果没有人在幕后操纵,由于胜负难测,庄家不可能赚取很大的利润。为了寻求最大的利润空间,庄家需要在事先决定比赛的结果,他们只有通过自己的手段,买通球员来控制比赛结果。”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jdpcl.com/,意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